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一家之主
一家之主

第一章:大姐—仙子的“凡”心

? ? 参加完小学毕业礼回家,我一点都不开心,因爲我的二姐,竟然到整个毕业礼完结时才到来,二姐真的那麽讨厌我吗?二姐爲甚麽讨厌我?妈和大姐都一声不吭,她们心里都对二姐相当不满,刚刚离开学校,二姐还有胆说要去自修室温书,立时被妈一个严令阻止,一脸不悦的被逼和我们回家。

? ? 我也一声不吭,回家后便脱下皮鞋,直接进入房,并且锁上房门。毕业的日子,不是应该开心的吗?爲甚麽二姐要这样破坏今天这大日子呢!

? ? 客厅里,妈训示着二姐,大姐在一旁失望的望着二姐,她也不知道爲甚麽二姐会讨厌我。二姐一句话也没有说,不悦的听着妈训话,这更使妈愈说愈怒,愈说愈大声,已经变成骂二姐。“好好的一家人,爲甚麽你这样讨厌健宏?你讲!”妈喝道,二姐仍是一副不悦的样子,妈一下子怒火攻心,一个巴掌,将二姐右边脸颊立时掴得红肿。

? ? 二姐仍是静静的,终于说了一句话:“因爲他是男人,贱男人。”静静的回到房里.妈立时给吓了一跳,脑袋一片空白,差点昏倒。大姐立时扶着妈坐在沙发上,她这才知道二姐讨厌我就是这麽一个简单的理由。妈伤心道:“健宏是无辜的,她不应将你爸的罪套至他身上……”接着忍不住抽泣起来。大姐道:“我……我去看看健宏。”“嗯。”妈伤心的道:“你安慰一下他吧!”

? ? 我趴在床上,此刻我只想睡一觉,让那些不开心的事暂时忘掉。忽然,门外一人道:“健宏,是我,开门吧!”是大姐,她一直是我最亲的人,二姐不用说了,妈因要在大陆工作,两个星期才能回家一趟。

? ? 我开门让姐姐进来后,不理会她的,躺回在床上。大姐心里一阵爱怜,坐在床边,道:“健宏……你不要讨厌二姐,她自己也有自己的心结。”我此刻实在想一个人静一下,道:“大姐,你别理我啦!”

? ? 大姐听见我这样说,无奈的叹了一下。接着,我听见关门声,以爲大姐已离开房间,忽然感到有人躺在身旁,更抱着我。我一看,竟然是大姐。“大……”大姐轻声地“殊”我一下,她道:“你躺吧!我不打扰你。”大姐喜欢怎样就怎样了,不打扰我便是。

? ? 我便这样第一次和大姐睡在一起。

? ? 想不到一醒来便已经是深夜,大姐仍抱着我睡着。如近距离看着大姐,我第一次发现大姐实在是美得很,而且……恕我色色的,她的身裁不错,我的手臂刚好碰着她的胸部,感到那里相当丰满。

? ? 正当我看着她的脸入神时,大姐忽然醒来,看到我怔怔的看着她,脸上悄微一红,道:“看甚麽?”“大姐……原来你这麽美。”我道。大姐心里高兴,道:“谢谢。健宏将来也会是一个俊俏男生呢!”“别说笑了。”我道。大姐立时笑道:“要不然,那大姐也不是大美人了。”

? ? 大姐紧抱着我,一会道:“健宏,你小学毕业了。”“嗯。”我道:“我下年升级了。”“要努力读书呀!”大姐道。

? ? “我会的。”我说。

? ? 我一脸稚气的脸上此刻充满着志气,大姐看着我的脸,一时也看得痴迷……一阵闹锺声响起,大姐却好像听不到般。干!我知是甚麽一回事了。

? ? 现实中,这时是七点十五分,七月的某个早上。我拍一拍闹锺上的按键,便睡眼惺松地坐在床上,仍想倒在床上睡。不过,当我快失去意识时,一下敲门声,又将我意识拉回现实,接着一人道:“健宏,你起床了吗?”接着房门被打开,一美人站在门外,她便是我大姐。大姐道:“早餐弄好了,你要喝甚麽?”“奶茶。”我半睡半醒下道。

? ? 大姐道:“嗯。你快起床吧!”

? ? 我这才去更衣和擦牙洗脸,一会儿到客厅,一份爱心早餐已弄好了,大姐这时也拿着两杯热饮出来。“吃早餐啰!”大姐道。我坐在椅上,仍打了一下呵欠。“昨晚做那个rpor做到几点了?”大姐关心道。

? ? “三点才做好,有几个组员寄来的东西太他妈的差!让我又要修改又要干这干那……”我道,拿起刀叉吃这份爱心早餐 何是爱心早餐?因爲是我亲爱的大姐弄给我的,她在家的日子都会弄一份早餐给我。

? ? 我叫易健宏,十七岁,生活于一个单亲家庭,父母于我三年班时离婚,好像是爸有外遇,还不止一件,只剩下妈养育我们三姐弟。我有两个姐姐:大姐易熙盈,岁,G大法律系四年班生;二姐易熙玟,1岁,K大经济系一年班生。两个姐姐中,大姐对我最好,反而二姐却是相当冷淡,我觉得她是刻意不接近我,从父母离婚开始她便对我如此。

? ? 我妈章卓琪,是一间企业的高级主管,因主要负责中国业务,故自我中一开始便长期住在广州,两星期才回港三天,有时是五六日,有时是六日一。因此大姐是肩负着照顾这个家的责任,但最主要仍是照顾我。

? ? 我家家境不错的,三姐弟各有一间挺宽敞的房,房内有一个大衣柜、一张宽阔书擡连书柜以及一张两人床(怎样睡也可以)。我们每人更有一张信用卡,不过在从少的理财教育下,我们三姐弟都不会怎样用这张卡,就算是见到一些想要的东西,也会先征询妈妈的意见。

? ? 不知是怎麽的一回事,明明是同一个母亲生出来,大姐和二姐都相当聪明,偏偏我好像特别笨的,尤其是在数学方面,我更是一窍不通,二姐不会教我的,于是乎大姐便担当起我的辅导员,助我一一解决学业上的难题。

? ? 我爱大姐……这想法自我中三年班起开始萌牙,因爲那时是刚进大学的时候。大学生活多姿多采,我都已经预料大姐不可能有空照顾我的,怎料她仍坚每天下午上完所有课便回家,看看我有甚麽学业上的难题,直至吃完晚饭才回家。我感动得很,心里对大姐简直肃然起敬。看见大姐相当忙,我有劝她不用这麽劳累的,但大姐仍坚持着:“你还年纪小,我不放心你呢!”接着她便会轻轻抱着我。(大姐的大学成绩仍很好)

? ? 我有时发白日梦,会不禁幻想大姐其实是天神派下来的仙子,要照顾我这个可怜的人。这仙子于是化成我的大姐,不辞劳苦地照顾我这弟弟。大姐每一个眼神、笑容、动作,在我眼中,都是那麽纯洁美丽。我渐渐爱上了这名仙子,有一次终于不自禁地亲了她一下,她立时脸红,但没有抗拒的迹象。自此,我便经常借机会亲她。

? ? 中三,是我学业最差的一年,当时开始接触色文,每次看到有关乱伦的题材时,我感到体内有种特别的感觉,而且下身肿胀难奈,终于在一下尝试下,发了我人生的第一炮。我喜欢了那些以乱伦爲题材的色文,更喜欢姐弟类的。我更会一边打枪,一边幻想故事里的女主角是我大姐,我竟然亵渎了这圣洁的仙子,但这样我却打得更起劲。因此,我沈迷于这方面了,结果中三的成绩一落千丈。

? ? 中三成绩派发,平均分只有五十六左右,很差。妈当然暴跳如雷,她甚至更反对我升中四。二姐一旁是冷笑着的。虽然二姐也是一位美人,但我对她一点好感也没有。大姐则替我辩解,认爲我是给Scic的科目拖累,最终在大姐和我合力下,才驳回妈的决定,但这只是一部份解释。

? ? 当晚,大姐深夜进入我房间。

? ? “健宏……”大姐道:“我知道你不喜欢理科科目只是一部份解释。我想知道另一部份。”

? ? “我……”低头不敢正视大姐:“我……”

? ? “说出来吧!难道你对我都有秘密?”

? ? 我想着这些年来对大姐淫秽的幻想,终于我无法忍受心里对大姐的愧疚。

? ? “我喜欢大姐,尤其喜欢大姐你穿得很清爽,身裁表露无遗的时候。每次看那些色文我都会想起大姐你,我就好兴奋。只要想到这个,我便受不了,下身都肿得很厉害,所以才那个……那个……”我说到终于不能再说下去爲止。

? ? 大姐吃了一惊,她隔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道:“你……喜欢我?”

? ? “嗯,喜欢,每次想到你,我都兴奋得要发泄出来。大姐,我是不是很变态?”

? ? “不是,当然不是!健宏,你不是变态。”大姐一把将我抱在怀里,脸正好对着大姐的胸部,闻着大姐身上散发着的幽幽体香,我更该死的勃起。大姐道:“只是,你知道你这样想……啊!”她感到她的臀部被一硬物顶着。

? ? “大姐,我真的很痛苦……”我紧靠着大姐那隔着衣服的丰乳,将心声痛苦地吐出。

? ? 或者大姐也爱我;或者大姐只是同情我,就如我幻想般,这仙子只是怜悯我,她拥有的是一颗“仙”心,并非“凡”心。但无论如何,大姐接下来的话,我都相当惊讶。

? ? “真的很难受吗……那……大姐……大姐就帮你摸吧……”说着,大姐整块脸也红起来。

? ? “真的吗?”惊喜的我不敢相信刚才所听到的话,不可置信地看着大姐。

? ? “嗯。”大姐将双手缓缓地放在我的裤裆上,初初还不太敢碰的,但慢慢便隔着裤子摸起来。“但你要努力读书,要不然我叫妈带你到内地读书。”内地的学校对行爲要求很严格的,我可不想在那里读书。

? ? 得到大姐的许可,我拉着大姐坐在床上,更捉着大姐的手来回隔着裤子摸着肉捧。一想到大姐正要摸我,心理上的冲击使在裤裆里的肉棒更跳动起来,撑起一个帐蓬来。我急不及待地褪下裤子,将巨根掏了出来。

? ? “天啊!竟然这麽……”大姐不可置信道。她看到一根十八公分长的巨根,上面布满青筋,与我本人带点傻气的样子毫不相符合。

? ? 没有说话,我将大姐的娇嫩小手圈在肉茎上,刹那间,一股快感猛烈地冲击全身感官神经,大姐柔若没骨的小手套弄了几下,已经让发胀欲裂的肉棒激烈地跳动着,要射出男性精华。

? ? “大姐……快……我要……”

? ? 不管那麽多了,双手伸上大姐胸口搓着薄薄的衣服下那傲人的丰乳,不等大姐准备,肉茎马眼已喷出一道又一道的男性精华。

? ? 精液一下又一下喷着,喷了很久,大姐的手仍一下一下套弄着,我也不断搓弄那对巨乳,将精液喷得大姐整件衣服都是,甚至是脸上也粘了一些。

? ? 被大姐套弄实在太爽了,我虚脱的坐在床上,无力的看着大姐,她爲整件衣服都是精液而有点手足无措。“真是的,健宏。”大姐道:“喷这麽多,你说大姐该怎办?”她拿我床头的卫生纸,擦拭我在她身上留下的战绩。大姐娇嗔道:“粘粘的,很难受耶!”

? ? 听着和看着大姐的娇嗔和羞态,使那已半消下的肉茎又重新勃起,重振雄风。大姐脸红的道:“还想要?”我努力的点着头。“最后一次了。”

? ? 结果,我射了第二次后,已累得半昏迷在床上。经过这晚,大姐和我建立起一个爲我解决性需求的关系,条件是我必须努力读书。

? ? 我没有背弃承诺,中四后努力读书,成绩总算回复正常水平,妈也没有再烦我了。

? ? 大姐每次回家都会帮我手淫射精,这种不太正常的关系,她起初还是不太惯的,后来她习惯了,还让我隔着衣服摸她全身。胸部、臀部、纤腰、美腿……身上每一部位,大姐都让我摸。我想大姐心里不只是怜悯我吧!仙子可能已经动“凡”心了。

? ? 接下来的一年多,我和大姐之间的乱伦淫戏持续不断,间中我和大姐更会玩些新玩儿,如口交、乳交(大姐的身裁也有34D43)等等,特别是乳交,大姐更会脱下上身的衣服,简直让我大抱眼福。

? ? 这种单向关系在中五已逐渐变成双向关系,我不单要大姐帮我自慰,我也要让她舒服呢!大姐起初不太想,但抵不过我的轰炸,只好顺着我的意愿,反正只要能保持着我的成绩不跌,大姐便安心了。我猜这是大姐给自己的籍口吧!实际上,我真的认爲大姐在和我不断的淫戏中,爱上我了。

? ? 大姐因此第一次在我面前全脱,前凸后翘的身材表露无遗,玉造般的美乳房傲然挺立;柳柳纤腰,骤眼看总好像难以承拓上身的伟大;肥硕的臀部向后翘起,双腿间的阴户更是光秃秃的,圣洁无比;修长美腿秾纤合度,曲线美丽诱人。老天爷简直是将最好的都给了大姐呀!

? ? 当日是星期五,妈那个星期不回家,刚巧二姐又不回家,造就着我和大姐可以狂欢一整晚(大前题是我要先完成所有功课及温习两个半小时)。我们不断从对方身体上索取到人间最大的快乐,除了交合外,我们都可谓做尽了最忤逆人伦的事。我们两姐弟,也随着做了越来越多乱伦淫戏,无法拔足的爱上对方。

? ? 这种关系,直至我要专心面对会考才暂停。我们俩都努力的兢制自己的欲望,起初是不太惯的,但慢慢地也开始惯了,没有起初那麽辛苦。

? ? 回头说我吃完早餐后,和大姐一同外出。我要到医院做义工,而大姐则要上班实习(大学课程规定)。

? ? “今晚去不去看电影?”我道,牵着大姐的手一同往车站去。

? ? “好呀!不如去看那部蝙蝙侠吧!”大姐道:“要不要先吃饭,才看电影?”

? ? “好呀!听你的。”我道。

? ? ************

? ? 这套黑夜之神还真的不错,剧情、角色、特技俱一流,每分锺都把观衆的眼睛吸引着。而且那个双面人都挺惨呢!死了女朋友,心智已经薄弱,再给小丑一说,立时变成疯子般。小丑更是一流,疯得让人心寒,让人印象深刻。

? ? 看电影时,大姐特地拉起座位的扶手,紧紧的靠过来,让我抱着她。电影放映时,到了紧张的情节,大姐便会抓着我的手,放在大腿上。大姐今日的上班装束中,下身是一条及膝裙,再加一条黑色透明裤袜,我就觉得大姐这样穿的吸引力很强。

? ? 手上传来丝袜滑嫩的触感,早已和大姐有乱伦关系的我,肆无忌大地摸着大姐的大腿,更伸进内侧,刺激着大姐的敏感点。

? ? 大姐对我做了一个鬼脸后,便毫不干预我的看电影。丝袜的触感实在太诱人,如此摸着大姐的大腿,手上传来的那股愉悦的感觉,更是让我的肉茎勃起来。要是在家的话,我肯定会和大姐再次演出一场乱伦淫戏。

? ? 我就在一边看一边摸的情况下看完电影。离开电影时,大姐和我步行回家。

? ? “电影好好看。”大姐转过头开心的道。我虽然分心摸着大姐的美腿,可也有看电影的。我道:“对呀!剧情很紧凑呢!”

? ? “你真的有看吗?”“当然有,你弟弟我可会一心两用、三用,甚至四用也可以呢!”

? ? 大姐立时如银铃般笑着。这很迷人呢!大姐虽然是一个动了凡心的仙子,但她举手投足,仍很有仙子的韵味呢!

? ? “是了,健宏。八月初放榜了,对吗?”

? ? “嗯。对呀!这麽快就要到八月了。”

? ? “有没有信心?”

? ? “有的。”不过,我说得真是心虚,底气不足。

? ? “别担心啰!给自己信心!”

? ? “大姐,我怕这次会让你失望。”

? ? “不要给自己那麽大压力了。”大姐劝道。有苦自己知,考完Mock时,我就好像泄了气般,提不起劲温书,结果除了数学、经济和会计这三科外,其他科目我都无甚信心。

? ? 大姐道:“每个人总会有失手的时候,重要的是要懂得爬起来。我的健宏是一个有勇气接受挑战的人。对不对?”

? ? 唉!自从七月初高考放榜,二姐成绩相当好,入了K大经济系。二姐更给了我一个不屑的笑容,好像是告诉我她永远都会骑着我般。这更让我打从心底里感到一股压力,好像不能呼吸般,恐怕若不是大姐开解着我(当然有用各式淫戏),我恐怕会一个冲动跳楼去。

? ? “还用说?我们快回家去,等会我要跟你大战连场!”

? ? 回到家里,我和大姐已急不及待热吻起来。脱掉衣服后,大姐躺在地上,让我骑在她身上,粗壮的肉茎抵在那34D的丰满巨乳上。

? ? 大姐浑圆的雪白巨乳像颗有弹性的水滴似的,上面的粉红蓓蕾不受地心引力影响般坚挺的向上翘着,肌肤又粉嫩又薄,都可以看到底下青色的微血管,我向下伸着双手用力的搓弄大姐的丰满的大奶子,手搓过蓓蕾的同时也弄得大姐浑身都颤抖了起来,嘴里的吐出迷人的呻吟。

? ? “健宏……你搓得很舒服……啊……用力点……”

? ? 我双手揉捏奶子的动作越快,大姐的小嘴吐出越来越多露骨诱人的呻吟。接着,我用大姐硕大的巨乳夹住我的肉茎,用细嫩的乳肉包住肉棒前后的抽送。因爲我的阳具比较粗长,大姐胸部又很大的关系,在乳沟中抽送时,龟头还是紧紧的塞在大姐的口中。大姐初初跟我这样做时,还不太惯的,但现在她在这方面已充满经验了,不停用小嘴疼爱着我的肉茎。同时享受着乳交与口交的双重快感,感觉整个人都快要舒爽得飞起来了。

? ? “弟弟的东西很大、很硬和很热哦!”大姐停了嘴上的活儿,带着性格妩媚的神情说了这些话后,加快对我肉棒的服务。这简直是要了我的命。我加紧抽送,双手更是加重力度搓弄大姐的大奶子。我快要疯了,脑子里只想着要将子孙射出来。

? ? “大姐,我……我要射了!”没待大姐反应过来,插在她嘴里的阴茎已经开始一阵一阵的在小嘴中放射出白浊的精浆。

? ? 大姐的小嘴紧密地含着龟头,让精液射出来时,不会流出来。我骑在她的上身,紧紧的抓着她两粒雪白的大奶子,一直到我喷射到只剩后面几道,才松开大姐的乳房跪了起来,将肉茎从大姐嘴中一口气抽出,将还没射完的最后几发精液全都不受控制的喷洒在大姐美丽的脸庞上。

? ? 遭顔射的大姐半开着嘴失神的倒在床上,发现嘴角的精液已开始流出,才警觉的阖上嘴巴,一阵咕噜,将我刚刚射在她嘴中的精华全都吞了下去。大姐还将洒在脸上的精液用她的纤纤玉指刮下来,放进嘴里,很姿味的舔着手指。这动作太淫荡了。

? ? “大姐,到我让你爽了。”接着,我便蹲在大姐的双腿间的花蕊前,伸出舌头仔细舔着它,将花蜜不断喝下去。

? ? “弟弟……那里……很舒服……弟弟……最捧”

? ? 我一手揉弄着大姐那对巨乳,一手揉弄着大姐的美女,舌尖不时刺激花蕊里的蜜珠,更会刺进花蕊里,让大姐受到更大的性刺激。很显然大姐是感受到性爱的电流了,整个娇躯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幅度还越来越大。

? ? “不……不行了,要丢了!!啊啊啊啊!!”

? ? 突然大姐身子一颤,从蜜穴之中喷出了一小道甜美的水柱,正好射入了我的口中,让我兴奋的全部喝得一干二净。大姐高潮了。

? ? 抵达到顶点,大姐有点虚脱般。我站起来,将大姐抱在怀里,带到房里的房上,再客厅清理一下,便回房。大姐和我在床上接吻着,舌头交缠着,互相吸啜着。不一会,我的肉棒又勃起,变得凶暴吓人。

? ? “健宏。”大姐微笑道,一双白滑嫩手已套弄着肉茎,更抚摸阴囊:“接下来,你想怎麽弄了?”还用说?还不是我俩都喜欢的那种吗?我淫笑的拍一拍大姐的屁股,她便很自觉地蹲在我的脸上,淫户凑上我的嘴,她也趴下来,双手套弄着青筋暴现的肉茎,接着便慢慢的将它含进小嘴里.

? ? 我伸出舌头舔弄着大姐这没有毛的小穴。小穴没有毛的,实在漂亮得要命,更显得大姐的高贵圣洁(哈哈),那颗小豆豆在我的特别照顾下,刺激得大姐更是不断流出蜜汁,双腿也不停颤抖。

? ? 我拼了命的舔弄大姐的蜜穴,更将舌头深进去流着热烫蜜汁的穴里,似是品尝美食般一边舔弄蜜肉,一边将蜜液甘之如饴般吸进口中。大姐被我吸得娇呻连连,下体传来的销魂快感,更使她加快含吞我的肉茎,而且往往更直达大姐的喉咙深处。肉茎好像传来一阵强力电流,使我全身都一阵舒爽的颤抖起来。这种深插的前后吐弄,再加上大姐灵巧的舌头舔弄肉茎,已让我快要射了。

? ? 我俩都进入最后阶段了,拼着命爲对方舔弄,将对方推得更高。

? ? “啊啊啊啊啊!!!要丢了!!”

? ? 大姐先忍不住了,蜜壶喷出花蜜来,我整张嘴都罩着整个蜜穴,完完全全地将蜜汁盛在口中。

? ? 同一时间,大姐因爲高潮,更将肉棒深深含在嘴里,舌头卷弄着我的火烫龟头。在强烈的刺激之下,我将肉棒顶入了大姐的喉头,一抖一抖的猛烈喷射出汹涌的精液。大姐睁着漂亮的大眼睛流出泪水,喉咙忍耐着我的顶弄,咕噜咕噜的将我每一发射出的精液全都吞入腹中。但是喷射的量实在过大,因此从嘴角一股一股的满溢出了我白浊的浆液。

? ? 好一会,在一阵强攻猛射后,我抽出还未完全消退的肉茎,大姐虽然也刚高潮完,但仍贴心地用舌头卷弄着我的棒身,似乎要将所有我的精液都吃下去。我也同样地不断吸着蜜壶,似是要将所有剩余的蜜汁也吸进肚子里.

? ? 享受完对方细心的服务,我将大姐拉过来,和她还带着精液味道的小嘴又一阵深吻,互相吸食对方口中自己的精华,甚至是将两种东西混在一起。

? ? “弟弟舒服吗?”

? ? “上了天呢!大姐最捧呢!那麽大姐你也一样吧?”

? ? “嗯。大姐爱死你呢!”大姐的脸贴着我的胸怀,幸福地说。

? ? 这时,我心里也充满着和大姐相恋的幸福。明明是不伦的关系,但我和大姐都义无反顾的越过道德界线。还记得我终于考完所有试的那天,终于可以解禁,大姐紧紧的抱着我,和我深深吻着,大姐是流着快乐的泪水的。这不可能是纯粹肉欲关系而有的,要不然,大姐绝不可能这麽激动,她也跟我一样,在那几个月中禁欲呢!结果当晚,我们是玩到他朝日出三竿,我们才倒在床上,疲累的睡至下午。

? ? 我的肉茎又勃起了。大姐和我的乱伦的爱虽然一直无限扩展,但某一件事,使我们的爱未能进一步发展下去。

? ? “大姐,你可以给我吗?”我再一次问,上一次是上个星期了。

? ? 大姐有点怜惜的看着我道:“健宏,我……”“是不能还是不想?”大姐没有作声。我是理解的,大姐仍摆脱不了心理关口,她跟我玩这些乱伦淫戏,已让她的生活带来翻天覆地的改变(不过她的学业成绩仍然是名列前茅),爲了我这亲弟弟的淫欲,大姐都牺牲了不少,我想她可能仍想保持一点姐姐的尊严(这个有可能的),又或者她虽然爱我,但到将来她仍然要嫁人,不想就这样而没有了处子之身(我会相信这个理由),又或者……太多或者了。总之她有她的理由,我爱着她,我不强逼她便是了。

? ? “健宏……对……”“不用说了,我理解的。睡吧!”

? ? 我抱着大姐,闭上眼装睡。我仍感到大姐还没睡,内心是一阵困惑的,而且……泪水是不断夺目而出,我感到有不少是流到我的手臂上。

? ? 我又何尝不是呢!我曾想过霸王硬上弓,但我过不了自己良心,我虽然知道大姐最终都会原谅我,但我甯愿大姐是心甘情愿地跟我,而不是被我逼的。我仍要当大姐的好弟弟。

? ? ************

? ? 自星期六晚的事,我没有再提起,而大姐也仿佛没有当它发生过般,我们每晚仍然愉悦地进行乱伦的淫戏,也许我们都偏向顺其自然,看老天爷怎样决定我俩吧!

? ? 星期四后,离放榜尚有十天(八月四日),大姐要出席她一个中学同学的聚会。大姐当晚穿得很高贵漂亮,一身粉白式的低胸长裙,将其34D43的前凸后翘的身材展露无遗,配上一件白色披肩、大姐淡妆清丽的打扮及她的青丝长发,让大姐显得格外高贵大方。

? ? “我当晚会较晚才回家呢!”大姐临走前笑道:“弟弟你忍到吗?”

? ? “哼!别小看我呢?会考时我都忍到,区区一晚何足道哉!”

? ? “真的吗?”大姐俏皮的道:“要不要大姐临走前用嘴替你吸出来。”

? ? 我立时笑道:“你让我干你更……”立时发现自己说错话,我立时修正道:“你让我干你的嘴我求之不得,不过……不用了。”

? ? 大姐也听得出我原本的意思。“你说不用就不用啰!”大姐在我嘴上亲了一下,道:“拜拜。”就这样,大姐便去赴约了。

? ? ************

? ? 习惯了晚晚跟大姐行夫妻之礼(除了干穴)的我,身边缺少了她,就好像心里少了一块肉般,果然感觉挺不好受。明晚妈妈便回来了,接着更连续请了两星期的假,待我升中六的事办妥后,她才继续回大陆工作。

? ? 那亦代表着我和大姐的“夫妻生活”要停一个星期了。

? ? 晚上,我再覆核多一次中六选校的资料,查核自己所选的学校的资料。我总是觉得我极大机会不能原校升读般,所以选校方面我偏向保守一点,选较多收十四分以上的学校。我想我应该拿到十四分或以上吧!

? ? 接着再看了一会电视后,我便上床睡了。

? ? ************

? ? 我发了一个好梦。

? ? 在梦里,我跟大姐正在淫戏着。梦里的大姐,对我千依百顺之余,更是热情如火。

? ? 大姐将白花花的美乳捧到我嘴边,我吸啜着硬挺的奶头,搓揉这无比坚挺的乳房。大姐撩人的叫声响遍整间屋。

? ? 大姐的赤裸娇躯被我压在床上,挺着雪白的屁股,一下又一下地迎合着肉茎的抽插,不间断的淫声浪语,让我兴奋得加速狂干。终于,我在大姐的穴里射出精华来,大姐在这强烈的冲击下,也高潮了。阳精和阴液的量更多得大姐的小穴也容纳不下,从我的肉棒跟大姐的阴道口的交界处外流出来。

? ? 我和大姐终于结成一对真正夫妻了。

? ? 等等,怎麽感觉这麽真实的?我立时惊醒过来,这才发现自己仍在床上,刚才一切都是假的。

? ? 突然,感到下体被一股重量压着,裤子被褪下来,一阵阵舒爽的快感,只因肉茎刚刚真的射了精,不过并不是在穴里.一股吸劲仍不断肉棒前端的马眼。

? ? 我弯下头,笑了一笑,主要是因爲爲我口交的女人正是我大姐。大姐脸色如常,但媚眼如丝,全身只剩下内裤仍穿在身上,其余衣物皆已经脱去。

? ? “大姐,你回来啦!”我道,伸手抚摸大姐的秀发,舒服地享受肉茎被大姐细心地呵护。

? ? 一会,大姐吐出肉棒,她爱不惜手地把肉棒捧在手里,伸出小舌头,舔弄这滑亮亮的粗壮肉棒,好像是在舔着一根美味的冰棒般舔舐着棒身,白嫩小手更温柔地服侍着棒下的小袋袋,左揉了一揉,接着刮一刮右边袋子的肤纹。

? ? 在大姐高超的口交技巧下,撑不了多久,浓浊的阳精又在大姐的小嘴中爆发。

? ? 深夜,沈静的房间里,大姐喉咙蠕动、吞食精液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她反身转过来趴在我身上。伸出大手环抱住大姐,感受她身体的娇软,大嘴在她香喷喷的美脸上啄来啄去。

? ? 忽然,我发觉大姐一双眼实在跟平时大爲不同,怎样说呢……双眼……太淫荡了,太令人想上前干她。

? ? “大姐……你吃了春药吗?”我立时被她遍了一下,这可证明大姐的神志仍清醒的。

? ? “你才吃了春药,大姐我仍相当清醒,只是……我想通了。”大姐道。

? ? “想通甚麽?”我问,一手正在抚摸大姐的大腿,一手则垫着大姐的头。

? ? “弟弟……老公,我不能没有你。”一叫老公,我的肉茎再次怒然勃起。大姐说这一句时,我第一个想到的意思是她想我干她,但大姐怎会在几个小时后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的?

? ? “我不是在你身边吗?”我还是保守的回应。大姐续道:“不……我不止要你这样陪我。”

? ? 大姐顿了一顿,道:“健宏老公,大姐要……当你的妻子,只做你一人的妻子,只嫁给你一人。”我已大概猜到了大姐的意思了,不过仍笑道:“大姐,你可不可以再说清楚一点?”

? ? 大姐立时一阵脸红,道:“臭弟弟,人家都说得那麽清楚了,还要继续问……”她鼓起勇气,大声道:“弟弟,姐姐要一生一世做你的妻子!姐姐要弟弟肏我!姐姐要弟弟的爱!”

? ? 大姐,专属我易健宏的仙子,你终于爲我而动凡心了。

? ? 一得到大姐的认可,我简直又惊又喜,大姐终于肯给我干了,而且,大姐要和我成爲夫妻了。我来不及想这麽多,一把将大姐压在床上,和她不断舌吻、爱抚。脱光对方的衣服后,我俩都没有任何有形或无形的阻隔了,勃起至近乎疼痛的肉茎,顶在大姐的私处,轻抖地跳动着。

? ? “大姐,我要来了。”

? ? “放心的疼姐姐吧!姐姐甚麽都给你了……”

? ? 我那十八公分长的粗大肉棒缓缓的,顺着开口插入大姐的小穴。处女嫩穴的紧窄,一时间让我感到无比的舒爽,简直想一泄如注。我和大姐都同时呻吟起来,再向前稍微一探,便感觉到了前头部队已经抵达了突破点,这就是我最爱的姐姐一直珍贵保存的处女膜啊!

? ? “大姐准备好了吗?”

? ? “我一直爲今天准备着……”

? ? 听到大姐这样柔情万千的告白,我感动的抱着她完美无瑕的娇躯,和大姐深吻一下,鼓劲地将肉棒往前一刺!

? ? “啊啊啊!!!”大姐高声尖叫了起来,幸好家里只有我和她,要不然任何一人听到,我俩死定了。

? ? 爲减轻大姐因破处带来的痛楚,我嘴深吻着大姐诱人的唇,双手既搓着大姐的巨乳,又抚摸着那优美的修长美腿。在蜜穴里的肉棒也暂时停着,忍受着小穴那股强大的紧缩力,让那股撕裂的痛楚快点减弱。

? ? 我们深吻了许久,感到大姐已经不再像刚破处时那麽全身紧绷,肉茎也慢慢地抽插起来。大姐的舌头紧紧缠着我的舌头,双手也紧紧的抱着我。肉穴依然十分紧窄,我要不是在大姐的嘴里射了两趟,我这时也恐怕泄得一干二净。

? ? 我慢慢加快抽插的速度。大姐这时张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眼前我这个弟弟老公正努力地干穴。抽插的加快,让汹涌的快感不断侵袭着大姐,她张开嘴,吐出一声声销魂的呻吟,好像要将那些快感吐出来。姐弟乱伦背德的罪恶感,更籍着我俩淫荡的交合,侵袭我俩的心神,这使我们更感到无比兴奋。我们终于践踏了那条不知所谓的道德了,我们终于找到世间上最大的快乐,这就是将亲人之间的爱推至极峰,亲情、爱情相结成,成就这种最大的快乐。

? ? “弟弟爱我,健宏多爱姐姐一点……”我能拒绝大姐这样如泣如诉的渴求吗?

? ? 随着我每次的插入,大姐都会发出一声轻巧的诱人低吟。那玲珑有致的、美丽的身躯被我逐渐加速的冲击带动着前后摇动,小手搂着我的颈子,一双美腿则不知不觉间的缠上了我的腰,似乎在渴求着更多。几分锺前还是处男的我探索着从未被人开发过的处女地,每次抽送的触感都让人爽得几乎要一泄如注,仅仅凭着不知何来的一股意志力克制着。

? ? 这样的抽送不知过了多久,只知道我抽插的动作越来越快,大姐摇晃的程度也越来越大,呻吟变成了娇喘,声音也越来越甜美。

? ? 终于,在我终于抵挡不住如潮水般袭来的致命快感,即将爆发出来之时,我紧紧的楼住了大姐,将肉杵死命的往前放力一捅,仿佛穿过了什麽似的,抵达了花蕊的最深处,感受着阵阵痉挛的冲击,酸麻的马眼大开着喷射出充满男性欲望的白浊精华,将千万子孙全都喷射在大美人娇嫩身驱的最深处,一发一发的,仿佛如子弹般强力的射击着大姐的秘密花园。

? ? 大姐同时也高潮过来,阴穴里喷出阴精来,全射在龟头上,仿佛是在回应着我强力的喷射。她流着热泪承受着我强劲的喷击,又是淫悦又是喜悦。两条美腿紧紧的缠着我的腰,就像那紧缩的秘密花径一般,仿佛要榨出我最后一滴精液才甘心。

? ? 在我与大姐双重的高潮都已经结束之后,我才脱力般的瘫软压在她身上。大姐那双修长美腿也无力的自然放下,与我仍然维持下体相接的状态剧烈喘息着。真枪实弹的性爱,原来比我和大姐平时的淫戏快乐百倍,同时也真的很吃力。

? ? 良久,我们回过气来之后,我将半软的阴茎退出了大姐的下体,一股混合了我们双方体液的白浊浓汁就噗噜噜的从花径流泄而出,让我跟大姐都看傻了眼,竟然连小穴也不够盛载我俩的精华。看着大姐高潮后洒上两片红晕的艳丽脸庞,让我忍不住又深深的吻上了大姐,让我们能再多感受彼此的爱意,多一点,再多一点。

? ? ************

? ? “大姐,今后我们怎样称呼对方?”我抱着柔弱无骨的大姐在怀中,一边扫着大姐那缕长长的青丝,一边爱抚着大姐玲珑有致的“玉”体。

? ? 大姐那双水灵灵的眼睛看一看我,想了一会,道:“老公……这个不好……弟弟丈夫……这个也不好……”“你还是叫我健宏吧!我还是叫你大姐。”

? ? “不……我叫你弟弟、健宏或老公,你叫我大姐或老婆吧!”

? ? “你不是说不好吗?”接着在她耳边道:“而且我俩还没有注册呢?”

? ? “你坏死了……!”大姐敲我的头,却还是将身子倚在我的胸怀中。

? ? “大姐。”我轻轻地擡起大姐的头,道:“我永远永远都爱你,老婆。”深深吻着大姐的小唇。大姐也热烈地回应着我,抱着我的颈子,道:“我也一生一世的爱你……老公。”

? ? 当晚至妈妈回来的日子,我们把握着有限的时间,疯狂地做爱。大姐虽刚破处,但爲了我那旺盛的淫邪欲望,她仍舍命陪“君子”,向公司请病假。幸好平日在公司实习时,大姐的表现实在太好,老板才宽宏大量的“成全”大姐,我才能和我的好大姐老婆连场大战。大姐的老板万岁!

? ? 妈妈晚上回家,我和大姐帮忙将她的行李处理好。妈妈向我们问长问短(这没有贬义成份),我们便按照议定的内容回答。话语间,我偷偷看了大姐一眼,刚好大姐也看着我,我们都偷笑起来。

? ? “你怎麽在笑?”妈妈察觉到我的小举动。我急中生智,道:“知道妈妈你会放假十日,我挺高兴呢!”心里想道:“其实你不需要留港十天那麽多。”

? ? 妈妈听到我这样说很高兴:“妈妈要支持你嘛!是了,你选了学校了吗?”

? ? “早就选了,大姐不断给我意见。”我偷瞟了大姐一眼,这次我俩竟又心有灵犀地偷看对方,我俩实在相当有默契呢!

? ? “对呀!我看过,应该没有问题的了。”大姐道。

? ? “那明天再给我看看吧!我累了,要好好的睡觉,你们也早点睡吧!”

? ? “知道。”我们齐声道。

? ? 接下来的九天,我们都相当乖,尽着孝子孝女的本份。妈妈在那九天内(这是指八月四号之前的九天)也真的不碰任何工事,除了是一些重要的事务她要透过视象会议指挥其运作外,她都全情放假。

? ? 八月四号,会考放榜,我只有十五分,不是好的成绩。感谢大姐和妈妈的支持,我在八月五日顺利找到学校了。面试当日,妈妈陪着我(当然要陪)到那间学校,到了面试的时间,妈妈在楼下等我。

? ? 面试时,考官问了我一些问题,浅的,我轻而易举地回答,且自觉答得不错。结果,那间学校便收了我。我立时放下心头大石。妈妈得知消息后,也放心了,立时致电告诉大姐这好消息。大姐相当高兴呢!

? ? “要告诉二姐吗?”妈问。妈最清楚我们三姐弟,她也对二姐的态度无可奈何,只是二姐一直学业良好,又没有在学校犯事,便只好只眼开,只眼闭了。二姐这时正在和一班毕业班同学于神州旅行中,今晚回来。

? ? “……你决定吧!”我也不知怎样面对这“亲爱的”二姐。告诉她,只会得来一个冷笑;不告诉她,我又觉得妈会不高兴,尽管平日二姐的行爲已经令妈不太高兴。

? ? 这时妈妈的电话响起了……

? ? ************

? ? 我渡过了那重重难关后,妈妈也回大陆了。妈妈一离开,我和大姐便急不及待的在客厅干起来。我手脚俐落的将大姐压在饭桌上,脱下自己的衣服,将姐姐的睡裙、内衣褪下,连前戏也没有便直接将肉茎捅进了大姐的最深处,因爲我知道动了凡心的仙子,等了这刻也很久了,淫腔内全都湿了。

? ? “啊啊……”大姐发出了甜美的呻吟声,水亮的眼睛里充满了无限妩媚的的娇色。她似乎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是不断放纵自己享受着我这弟弟老公的一次又一次的凶恶冲击。

? ? “姐姐老婆,你很色啊,一插进去就开始叫个不停了呢!”我将大姐的双腿搁上了自己的腰,大姐也很配合的自动用力将双腿缠了上来,疯狂渴求着我继续的奸干她。

? ? “还不都是你啊啊啊……你好坏……我的弟弟……老公好坏又好会干……啊啊你插得我都快要死了,再用力……用力……啊啊啊……”

? ? 大姐的叫声越来越高亢了起来,随着大姐声嘶力竭的浪叫声,两个乳球在胸前让人晕眩的不停晃荡着,修长双腿越缠越紧,终于在我俩交媾的最高潮夹到了极限,将我的淫欲催到了最高点,逼得我的龟头深入到大姐的腹中,穿过了花心到达了子宫,喷射出大量充满淫欲的热汁,到大姐的秘密花园都装不下,便偷偷的流出来。

? ? 大姐的花心也烫的再次迎接了一次疯狂的高潮,也再次不顾形象的高声尖叫了起来,美丽的眼眸也流下了愉悦过度而无法承受的甜美泪水。淫浪的仙子姐姐与好色的凡人弟弟两个追求乱伦性爱的生物仿佛因爲这波高潮而融化在一起,永不分离。

? ? 就在我们到达巅峰之后,我将大姐轻轻放在餐桌上,右手轻扶着大姐的柳腰,左手则继续不停的在大姐的乳房上揉弄,慢慢回复着呼吸。

? ? 不久,大姐回过气来。我将半软的肉茎从大姐的穴里抽出,立时一股混合了精液与女性蜜汁的性爱结合液体从其中汹涌的流出。

? ? “你看看你,”大姐水漾的大眼睛责怪似的看着我,“又射这麽多,简直是要让大姐怀孕你才甘心啊。”

? ? “嘿嘿,”我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大姐很迷人嘛!我才会射成这样啊……”

? ? “你就贫嘴。”大姐害羞得将已经羞红的脸靠近了我的胸膛。

? ? 自此以后,我和大姐可谓天天有性有爱。大姐每天回家,二姐不在的话,她便会将全身衣服脱下,和我疯狂乱伦性交。大姐已经彻彻底底的向我献出身心了。

? ? 不过,爲了不发生意外,大姐还是会吃避孕药。我曾经提过这样一直吃避孕药对身体不好的,但她的答覆是:她喜欢我用力射在里面的感觉。有妻若此,夫复何求呢!我立时又和她大战数场!

? ? 九月开始,我便是中六生了,大姐也踏入大四,一切都变了,就连我们的情,也就是我们之间的乱伦情,也随着踏入九月,会更深厚、更让人血脉贲张!

? ? 第一章—大姐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