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乱1-2
乱1-2

一个少年短裤脱到腿弯,从後背看,肩部剧烈的前後起伏。对面侧躺,穿着粉色丝绸睡衣的的高贵美妇微笑着一手支在脑旁笑看着,毫不在意睡衣低胸的领口的春光大泄,像是在欣赏少年对着自己肥美胴体恬不知耻的手淫表演。

我撸动着自己粗壮的肉棒,看着眼前美少妇巨大柔软的雪白奶子,想像着淩乱睡衣下娇美的流水蜜穴,以低沈的嗓音粗喘着。不需要任何语言上的交流。

美丽的高贵妇人看着我如饥似渴又欲射无力的窘样,美目流转,调皮似的伸出一根纤细的手指到已经涨得紫红发亮的龟头上,马眼已经流出了一些清亮的液体,轻轻的握住了一下硬到青筋毕露的可怖的硕大棒体,来自女人手心特有的滑软触感,让已经下身憋得快要爆炸的我背部一阵触电一样的浑身发麻。

美艳的熟妇她不说话,只用小手把我的屌来擦。

她继续把溢出的前列腺液仔细的涂抹在龟头上,然後把沾满我体液的食指当着我的面故意慢慢的拿起,居然是像AV女优一样的将手指含在自己嘴里,不停的用自己的舌头搅拌着,抠挖着自己的口腔,甚至不管去擦拭嘴角流下的口水,用力的吸一口,发出「噗」的一声,带出一条细亮长丝,混合着唾液的手指在灯光下闪闪发亮!

这样活生生的AV场景我觉得只在梦里想像过。按照我的阅览经验,下一步就该是不停玩弄肉棒的性爱前戏了吧。

她略微低头,张开小嘴慢慢的滴出一些晶莹的口水,熟练的一遍遍涂在龟头上,我知道这会起到润滑作用,为了接下来可能过於快速的手部摩擦能给我带来恰到好处的痛爽感,五指间还带着精丝口水的细丝在我下身围成一个环,故意放慢动作套动着,像是为了让我先慢慢适应一下节奏。

另一只女性小手也伸进自己裙下,滑过雪白肉感的大腿根,直入自己的小穴。食指和无名指大咧咧的掰开那两瓣粉嫩的外阴唇,屁股微微擡起,中指毫无困难的滑入一个深邃的肉洞抽送着,像模仿做爱一样的发出「咕叽咕叽」的羞人水声。

即便这样,她才满足的仰首以左右手一致的频率玩弄着自己下面的小嘴,下面的两根手指带出的水已经洇湿了一片床单,看起来糜烂至极!

如瀑的青丝洒在因为发情已经红晕一片的胸部,混合着香腻的汗液贴在嫩白的脖颈上,媚眼半闭半张,眼角有些发潮似乎临近流出快感的泪水,鼻翼微张,好像从身体深处发出的一阵阵梦呓般的呻吟,小嘴好像嘴片很乾似的不住伸出舌头舔着红嫩的嘴唇,那淫荡投入的媚样真让人想好好激吻一番。

佳人在卧,一边帮着自己手淫,一边在我眼前毫不顾及自身形象的自慰。我却得强忍着把她立刻摁倒在床上狠狠奸干的冲动,然而这样只会让束缚在阴茎根处的黑色橡皮筋勒的更紧,膨胀不得释放的海绵体更加的发疼。

我不禁疼痛到难过的问:「真的要这样才行吗?妈妈。」

沈浸自慰快感中的美熟妇听到「妈妈」这个词不禁身体颤了一下,「我现在是在做梦吗?妈妈。」

「你想它是梦就是的……宝贝……属於你的白日梦。」

「可是我……」

「你不是喜欢妈咪的身子吗,嗯?……可是宝贝你要知道,我们是母子……母子间是不能那样的……如果宝贝真的和妈咪那样做……」

「是乱伦不是吗,妈咪…可是我涨的好难受啊。」我故意的握住套弄的小手,直起身来把紫红发亮的龟头伸到妈妈俏丽的脸庞前,对准着她的脸颊,这里离她的鼻翼只有几厘米距离,马眼流出的发白的精亮液体,那种蓄势已久的男根味道她应该闻的到有多麽浓厚。

那根饱受摧残和不平等待遇的怒涨肉棒就在妈妈的眼前,肿成那样还可怜巴巴的在根部被箍着一根可笑的皮筋,如此之近的距离她只要一伸舌尖就能舔的到。棒身颜色已经不再是正常的涨红,而是青筋爆出的红紫色,上面沾满了白色泡沫状的不明黏液,特别是根部套上的那根已经勒紧的黑色橡皮筋已变的发白,我记得我看过阴茎长时间充血会坏掉。

妈妈却固执的把头转到一边,另人失望的换上了一张教育儿子时充满威严慈爱的母性神情,我却好像看见她眼里深处慾望的光芒一闪而过。

「那是为了锻链宝贝的耐力啊,我的好宝贝……」

我真不知道她的宝贝是在说我还是赞美手心攥着的那根火烫棍状物。

看见我撇嘴的不高兴,妈妈又说:「好啦……好啦……宝贝乖……不生妈妈气……妈妈会好好补偿你的嘛……」说着弯腰跪在床上晃动着硕大的水滴型巨奶,故意放浪的像条蛇一样的滑过来,扭动着柔若无骨的腰肢缠绕在我身上,大腿也很自然的用腿弯轻夹住我的腰,让我动弹不得,母子俩以一个相对坐怀的姿势贴在一起。

巨大柔软的胸肉不住摩擦我的胸口,隔着丝绸睡衣的柔滑面料我也能感受到妈妈胸口的小突起的硬度变化,那已经发情变硬的粉嫩乳头,恶作剧般的对刮着我的乳头,妈妈把头靠在我肩上微微的发出低沈的爽哼,我知道那里也是男性的敏感点,但从没敢想像过这样的刺激引发的巨大快感。

上身肉贴肉的滑腻触感,熟练的情慾挑逗,连带着下身欲发不能的疼痛让我不禁发出一声野兽般的低吼,妈妈这样的手段我还不做什麽吗!

不顾一切的双手用力抓住那两团硕大柔软的水滴状奶球,触摸一瞬间的舒服手感让我更加兽慾高涨,疯狂的把肉团揉在手心里变幻着各种形状。伸手就要摘掉下身的这个软金箍圈,继而尽情的把她压在身下,享受贴在我身上的这具柔软胴体,让一切伦理道德都见鬼去吧!如果这是梦就让我发泄乾净再醒来。

刚拉开皮筋一丝缝隙,却被一只软嫩的小手抓住,牵引着继续摁在那巨大的肉球上,一张红通通的樱桃小嘴同时粘在我的嘴唇上,带着含糊不清的口音:「宝贝不能这样……你想让妈妈以後不理你麽。」

我听言只得痛苦的忍耐住动作,妈妈小巧的可爱舌头却已伸进我的口腔开始捣乱,挑动着我的舌头,软软的舌尖刮着我的牙齿,像少女给情人安慰一样认真的刷牙。

「这是来自妈妈的舌吻呦,宝贝喜欢麽?」

我沈迷在妈妈那个明显口是心非的醉人舌吻里,下身感觉像被包进了一团暖热的柔滑,让我虎躯一震,却又一阵别样刺激的舒爽。

我努力想睁眼看下,妈妈火热发烫的湿唇不停却落在我额头眼角不停游走的亲吻,舌尖舔着我引以自恋遗传自妈妈的长长睫毛,香香的口水,挑逗的舌尖堵在眼皮上滑行根本无法睁开。

包围下身的那种感觉,我偷偷的瞄了一眼,妈妈灵巧的纤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团丝袜,套在小手上的黑色的透明丝袜又套在棒身上,硕大的龟头包皮再次一次次的被撸到最根部,丝袜和下身「噝噝」的轻擦,丝袜小手摩擦龟头,是另一种滑腻的别样刺激。围绕着那根皮筋,丝袜小手温柔的从睾丸开始揉搓着。

可爱的小猫嘴舔着我的耳朵垂,几条垂下的发丝撩在我脸上一阵发痒。耳边是来自自己母亲媚惑的声音:「妈妈的丝袜,喜欢吗?」

长时间的刺激让下体一直感觉一阵欲喷发的放松,为了妈妈的「耐力计划」更为了男性的尊严,我一直咬紧牙坚持着。

另一只安禄小手从根部开始,像我最喜欢偷看妈妈穿丝袜的动作一样,动作轻柔的贴着茎身,把那根该死的皮筋慢慢的褪了上去,丝袜手继续以我看不见的动作持续把玩着睾丸,像公园老爷爷转核桃一样在手里捏着,偶尔还沿着褶皱的纹路用指尖轻轻的推着里边的小球。

「扑」一声轻响,那该死的黑色皮筋终於出来了,早已充血却一直被卡住的下身血液再次疯狂的涌入阳根,茎身的涨大,我却丝毫没有高兴的感觉。

那只让我既能享受丝袜触感的同时又能感受妈妈手心的温暖的恐怖玉手,这时动作已经开始不再轻缓,加速飞快的忙碌,上下忽快忽慢套弄着勃起的茎身,每次都仍把包皮褪到底再撸上去,同时也用虎口的软肉照顾到每一寸棱起,让我爽到大脑一片空白的精关接近大开。不知道原来妈妈的手交技巧这麽出神入化。

「还不射吗,小坏蛋……出来的时候记得说声……可以发泄在妈咪嘴里哦。」

射妈妈嘴里……射!……射到她嘴里!……哦。

「我……要……快……不行了……」我强忍着爆射的快感,断断续续的说。

「宝贝现在还不行哦……」像是感觉到手里肉棒不规律的跳动,妈妈警觉的小手一紧,两指扣住了棒身不让我就这样轻松的泄精,同时放缓了频率让棒身受到的刺激减少。接着妈妈擡头冲我一个勾人的媚笑,张开了小嘴,把头埋在我两腿间满意的含住肉棒,用嘴吸吮着发出「咕噜咕噜」淫糜的声音。妈妈的口交技术同样太可怕,没有5 秒钟我就腰关一松,「妈……妈妈……我……不行了……要……射了」

妈妈听言剧烈甩动的头部动作放缓,垂落的发丝往耳後一别,含着我的肉棒淫荡的看了我一眼,微微张开嘴,红艳的樱口、碎齿银牙轻含着一根沾满口水跟淫液紫黑发亮的硕大棒身,前後仍缓慢的用嘴巴套弄着鸡巴,媚眼如丝的看着我,那眼神像对我说「射进来……射进来……射进你最爱的妈妈嘴里!」

无须忍耐!怒吼着,眼前一片灿烂的白光,把我的污浊的男性精华全部发射出去!射进妈妈的嘴里!

脊椎一股热流前所未有的汹涌而下,这种刺激让我不由的一阵颤哆,鬼使神差的抓了一把床单,入手处床单上一片温热,和斑驳而湿漉漉的黏滑,弄得手上也有些滑腻腻的,这热度,这是妈妈刚才为我口交屁股坐的位置,那我手里的,这些好多的水,都是妈妈的香汗和分泌出的淫液麽?

开始妈妈把我的肉棒深深的含在嘴里,因为忍耐太久我射的太激烈,感觉射进了妈妈喉咙的最深处,妈妈也像被呛了一下,吐出来一些棒身,却还死命的吸着我的龟头,我的射精量实在太多,妈妈小小的口腔已经容纳不下,嘴角流出了一些浓白色的精液,却还用力的吸着脸颊向中间一紧一松的夹着都有些变形了。我忍着剧烈的快感轻抚着妈妈顺滑的头发,像抚摸一只乖巧的小猫咪一样。妈妈也很受用的用眼神看了我一样,那娇媚的眼神像再说:「算你还有良心。」

快感一波一波的袭来让我有些困倦。

闭着眼睛,享受长时间的忍耐而最终得到的快感,轻抚着下身自己妈妈乌黑柔顺的头发,戏耍的用手指缠绕着发丝。

「色小明射了好多哦,这下舒服了吧,喜欢妈妈的服务吗?还是,我们再来一次?」

我睁开乏累双目的第一眼,却看见一张坏坏媚笑的脸,张着小嘴,满含着白花花的精液,脸上跟发丝也沾着几滴都被我喷射到的精液。但是,这张充满淫慾的俏脸却不是我熟悉的妈妈。「蕾蕾阿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