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亲生女儿一锅端
亲生女儿一锅端

第一章苏姗

在我高中毕业那年,与我交往数月的女友芭芭拉告诉我她怀孕了,在得知此

事的一周後,我和她结婚了。

严格说来,我们并不相爱,只是相处在一起,而我与她交往的理由,则是因

为她是学校啦啦队里最性感的尤物,尤其是一对硕大的34F乳瓜,是闻名附近

几所学校的大奶霸。

结婚,是一个不得已,却又不得不如此的决定。然而,当我们发现她肚里怀

着的是个女娃儿後,我感觉到相当地失望。我是一个传统观念很重的男人,儿子

远比女儿重要。

我以失望的心情,努力维持这份婚姻,甚至因此放弃了唾手可得的大学,找

工作养家活口。一直到现在,我仍在想,如果我继续求学,不知道会怎麽样。

结婚的那年,我才十八岁,只是个高头大马、外形俊俏的高中毕业生,在职

场上没有任何机会。

经过连番的求职碰壁与耻笑,我痛定思痛,开始了自己的事业:『搞定有限

公司』。

需要什麽人帮忙装家里的录影机?数位电视?小耳朵?电脑?

找我就对了。

需要什麽人帮忙组合孩子们的单车?或是家具桌椅?

打电话给我吧。

刚开始,只是我独自一个人卖力苦干,但是随着时间过去,还有适当的转投

资,公司规模也成长起来﹔现在,我手下有三十二个员工,或男或女,全都是大

学毕业生。这些孩子多半是工读生,脑袋聪明,而且工资低廉,成本不高,我给

他们弹性上班时间、法定的最低工资、免费午晚餐供应,还有每年年尾的高额奖

金…假如他们有待到年尾的话。

公司上了轨道,我的工作量就少了很多,至少,再不用亲自出外务了,只是

每周不定时地去公司数次,视察确认一切事务正常运作,然後就是在家里,审视

目前股票、债卷,还有其他转投资项目的损益亏盈。

以一个才刚刚过完二十八岁生日的中年男人来说,我生活悠闲,事业成功,

更重要的是…我腰包里有着大把银子。

只可惜,并不是每个方面我都那麽得意……我的大奶妻子并没有能够与我共

享这一切。

在为我诞下大女儿苏姗之後,芭芭拉又为我生了两个玉雪可爱的女儿。但是

,在六年前,我事业只算稳定,未算发达之前,某个提早回家的下午,我发现这

婊子赤裸裸地躺在床上,抖着她肥大的巨乳,和一名水电工通奸。

暴怒中,我打塌了那个奸夫的鼻梁,在他的哀求声中,把这没用的东西踢出

门口﹔跟着,在简单的法律程序後,我与那红杏出墙的大奶婊子离婚。

放弃了监护权的她,从此消失在我和三个女儿的眼中。我最後一次听到有关

於她的消息,是听说她搬到附近的城市里,染上了毒瘾,每天晚上站在街边,抖

着一双肥硕巨乳,靠着贱卖她丰满惹火的性感胴体,来换取卑贱的堕落生活。

我不知道这消息是真是假,不过,这确实让我感到一丝快意。

因为与妻子的离异,我从二十二岁起,便独力抚养着三个可爱的女儿。环顾

我的人生,我始终不愿成为那种轻言放弃的男人,所以尽管这确实有些难度,但

我仍是将苏姗、珍妮,还有蜜雪儿抚养长大。

在努力冲刺事业的同时,我为女儿亲自换尿布、喂奶瓶,帮着三个小可爱把

屎把尿,还要笨拙地唱歌,哄她们入睡。

平常时间,我请的保母帮了不少忙,但是一过了晚上六点,还有整个周末,

责任就全部在我身上。

正如我一开始就知道的,父代母职真是不容易,但我一旦开始,就不会放弃

,而且我确实愿意为我的女儿付出。

只有一件事让我感到很不舒坦。那就是为了照顾三个女儿,被搾乾了的我,

再没有时间、精力、兴趣,去和其他女性约会。

我是一个正值青壮的男人,对这样的寂寞生活,自然感到相当地饥渴与欲求

不满,所以偶尔我会偷偷地到城里的一些摇头PUB,花点饮料钱,玩一些狂野

的青春少女。

这些事情当然没有被我那三个宝贝女儿知道,她们三个是那麽地可爱,金发

碧眼的小天使,我不想让这些事玷污了她们的心灵。

大女儿苏姗,个性独立自主,聪明的脑袋完全表现在杰出功课上﹔二女儿珍

妮天生好静,喜欢作家事,烹调的手艺不输给大人,但夸奖她的时候,内向的个

性很容易害羞﹔至於最小的蜜雪儿,那完全是一个喜欢整天黏在爹地左右的可爱

小娃娃。

我常常把她们当作是长不大的小女孩,以为这样父女相依为命的生活会一直

下去﹔直到苏姗十二岁的那年,初次月经来潮,我们的生活才有了改变。

听着大女儿半撒娇地诉说,要钱买新胸罩的时候,我才被迫惊讶地觉醒到,

她已经变成一个少女,不再是小女孩了。很快地,她就会需要自己的独立空间、

独立电话,甚至开始交男朋友。

经过考虑,我决定像其他父母一样,先给女儿避孕药丸,免得哪一天,我得

怒气冲冲地抚养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孙子或孙女。

但超乎我预期的变化,接二连三地发生,直到那天晚上,我整个生命发生了

大改变。

那晚,天气来了暴风雨,雷打得很大声,狂风像要掀去屋顶似地吹击着房屋

。我睡不着觉,又想着公司几个新聘的女大学生,衣着暴露惹火,走起路来美臀

一扭一扭的骚浪模样,心头火热,就翻着最新一期的PLAYBOY,手放在裤

裆里打枪。

突然,门口传来了小小的敲击声,一个有些带着哭音的呜咽,从门外传来,

这时我才惊醒过来,想到苏姗虽然好像胆子很大,但从小就特别害怕打雷。

「爸,我睡不着…我好怕,我可不可以抱着你睡?」

细嫩的声音,听来是那麽地清纯,但我却处於一个非常尴尬的勃起状态,心

中燃烧着火热的慾念。

也许,我应该大声地说「不」,然後赶女儿回房…

「好啊,宝贝女儿,你进来吧。」

门打开,受到怒雷惊怯的小天使,三步并做两步地跑进来。天啊,穿着那件

浅蓝色小睡衣的她,真是可爱。

但…更令人舍不得移开视线的,是她单薄衣料下清楚裸露出来的雪白胴体,

尽管曲线还很稚嫩,但胸口却完全继承了母亲的血统,小小年纪,竟然有着鼓涨

涨的隆起,戴起了胸罩﹔还有裹住娇俏小屁股的纯棉内裤,无不刺激我沸腾的血

液。

当我拥她入怀,除了感受那饱满的小奶,摩擦胸口的快感﹔也闻到一股来自

她身上的香气,一种十二岁的少女所独有,彷佛是略带青涩,却已逐渐成熟的果

子,引诱着人们下手摘采。

我们父女两个紧紧地拥抱着,我将女儿搂在怀里,温言抚慰着他的不安﹔然

而,我的鸡巴却像是一尾毒蛇,顺从本能,下意识地寻找女儿柔嫩的屁股沟,一

再尝试想要深埋入其中。

「爸,有个东西…」

「宝贝,睡吧。」

惊觉到女儿的惊惶,我尝试想要尽早入睡,但是在暴风雨的噪音、我心头的

火热慾念,还有女儿身上引人犯罪的甜美幽香中,我做不到,反而让勃起的鸡巴

越来越硬,越来越烫。

努力撑过了半个小时,窗外风雨仍急,一如我混乱的心情。

在邪恶念头的驱使下,我蓦地伸手,捧握住女儿超越同年纪女孩的饱满雪乳

,轻轻地婆娑绕圆,让虎口感受雪乳的圆润。

把玩亲生女儿奶子的奇妙感觉,让我兴奋至这些年来未有过的高点,当下便

不自觉地挺移下身,同时把苏姗浑圆的雪白屁股,贴近我硬挺隆起的胯间,开始

缓缓地摩蹭。

我一直以为女儿已经熟睡,却不料在这关键时刻,竟听见她雏鸟似的微弱悲

鸣。

「爸,爸,你在作什麽?别碰我,你、你的手…你怎麽能这样?我是你的女

…」

苏姗仓皇的惊叫声,没有令慾火中烧的我停下动作,这时,我手臂突然一阵

剧痛。

这小丫头,她居然敢咬我?

惊怒交集之下,我下意识地开始防卫,把雪雪呼痛的苏姗抓得更紧,脑里则

是有许多念头纷至沓来。

离婚以後,我牺牲了我生命中最精华的时间,养育这几个小丫头片子成人,

但最後我得到了什麽?她们长大了,就开始学着反抗我、拒绝我,像现在这样反

咬我一口,像她们的婊子母亲一样忘恩负义?

不行,再怎麽说,我可是这丫头的亲爹,哪轮到她来反抗我?

「闭上你的狗嘴!你就像你的婊子娘一样,忘恩负义,什麽时候你胆子大到

敢这样对我说话?告诉你,我忍你的狗嘴忍得够久了,够了!」

愤怒地吼着,我对苏姗下了最终的惩罚命令,「把你那一身该死的衣服给脱

掉,趴下来,老子要教训你。」

疾言厉色的吼叫,把苏姗吓呆了。这是正常的,因为过去我从不曾这样对她

斥骂,即使再大的事,也只是重重地打一下手心,或是打两下屁股…当然,身上

一定是穿得好好的。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今晚怎麽了,居然变得这麽狰狞恶状,但肯定的是,

我已经停不下来了。

趁着她还傻傻地发呆,我抢上一步,抓着睡袍的衣领一撕,薄薄的衣衫已给

我撕开了,露出了一个朴素的小奶罩。那个浅蓝色的小奶罩,包裹不住她饱满的

乳房,看那样子,大概有个30C。

我知道女儿满早就开始发育了,可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有C罩杯?我不

知道这是遗传到母亲的特色,还是现在的小孩子真是发育得太好了。

爸爸突然变了个面孔,把苏姗吓得不知所措,反覆哭叫「不要呀,不要呀」

,但我慾火攻心,怎会理她的呼叫,只是像多年前与那大奶婊子性交一样,伸出

双手,粗暴地抓在她的雪乳上。

「哎…」听见女儿痛叫一声,我内心却反而赞叹一句。隔着胸罩,还这麽弹

手,这丫头确实遗传到她母亲的长处。

这时,苏姗像是回过神来,记起了要反抗,双手不继打在我身上。我连忙捉

着她双手,继而抽出手来,抓着她的浅蓝胸罩一撕,「刷」的一声,撕破胸罩,

随即用它缚着女儿的双手。

「呜呜…爸爸不要呀,我是你亲生女儿呀,不要…呜…」

只想发泄的我,什麽也听不进去,当下不由分说,把苏姗拉趴到我的膝头,

睡裤连同白色的小内裤一起拉脱到小腿,露出小女孩那雪白如玉,嫩滑如脂的圆

臀来。

我细心欣赏女儿身体每一寸的肌肤,她圆圆丰满的奶子,看来十分坚挺﹔峰

顶上粉红的蓓蕾,鲜嫩诱人,两腿间的三角地带,长着稀疏的金色耻毛,可以很

清楚地看见她可爱的幼嫩阴户。

苏姗拼命地挣扎、滚动,想要从我膝盖上挣脱开去,凄厉的哭叫、要求我快

快住手。这些多余的动作,没有换来我的怜悯,只唤醒了我更深的怒气,决定要

教导这个刁蛮的丫头,一点家庭伦理和尊重,让她明白谁才是这个家的主人。

「闭上你的嘴,老子告诉你,我现在要打你十四下屁股,你打起精神给我数

好,只要错漏一下…很好,我们一切从头再来。」

暴力胁迫之下,柔弱的苏姗当然没得选择。我一手揽着她的细腰,一手拍打

她的雪白屁股来。

「一(啪),二(啪),三(乓)…啊!GOD…喔,我恨你!我恨你!你

为什麽要打我?呜…四(啪啪),呜呜呜…」

「叭!」

伴着手掌拍打屁股的清脆响声,苏姗的全身开始颤抖。

「五…痛啊!」

苏姗大声地哭叫。

「痛是应该的。这是对你不听爸爸话的处罚!」

我怒喝着,手掌上用力在另一边的柔嫩屁股上拍打。

「叭!」

「啊……六……」

雪臀的柔嫩肌肤,迅速出现红色。能够在这麽有弹性的嫩肉上拍打,让我产

生无法形容的快感。

「叭!叭!叭!」

「啊……痛啊……饶了我吧!」

在我毫不留情的掴击下,苏姗涕泪纵横,哭成了一个泪人儿,也不知道多辛

苦才念到最後。

「呜呜…十三了啦(啪)…十四。」

经过一轮的掴击,女儿柔嫩的小雪屁股,现在染上了一层瑰丽的玫红色﹔错

综复杂的手掌印,浮现在那结实而多肉的屁股蛋上。

似乎被耗尽了体力的苏姗,不停地喘气,还有连续乾呕。看着她这副凄楚模

样,我的怒气一点一点地消失,但也就是这一刻,我下了一个改变我人生的决定

:强暴我的大女儿。

冷不防地,我把哭泣中的女儿抛到床上,跟着就快速地握着她的脚踝,不给

她挣扎的机会,大大地将两腿分开,牢牢抓住,像个急色鬼一样地吻她。

「小婊子,我打赌你现在一定已经不是个处女了,你们这些年轻女孩子都是

一个样,淫荡下贱,学校还没毕业,就和男学生乱搞,呸!我告诉你,如果别的

男人可以肏你,我更可以,至少,我是生下你这小骚屄的亲爹,你活该是要给我

干的!」

我站在苏姗的两腿间,狞笑着说道:「宝贝,爸爸就要干你的小骚屄了,今

晚爸爸要干遍你身上的每一个地方。」

「不,爸,你不能这麽作,我…我还是个处女,求求你走开,走开啦。」

大难临头,苏姗的眼中,闪过莫可明状的恐惧,哭得声嘶力竭,使劲踢动一

双纤细的小腿,但被我紧紧握住,胯下调整好鸡巴的位置,开始要强行进入。

最开始,我擡举起她的小腿,想尽可能地把两腿分开,裸露出女儿纯洁的阴

户,跟着,就慢慢用鸡巴碰触那两片稚嫩的美肉,而在这过程中,我得要分出手

来,箝制住苏姗的双手,因为她像头野猫似的,一直想用指甲抓我的脸。

当然,男女双方的体型差那麽多,这些小挣扎根本就没有作用。

「嘿,宝贝女儿,想要证明给爹地看,你真的是个处女吗?准备好了没有?

我保证那很痛的。」

龟头碰触到柔韧的处女膜,我对着女儿狞笑了一下,然後便是一记又狠又重

的挺送,在苏姗悲惨的嚎叫声中,一举夺取了她的童贞。

老天,我女儿的小穴真是够紧,而且还真他妈的又热又烫!

一面奸淫着亲生女儿,我一面低下头来,吮吸玩弄她胸前饱满的C罩杯小奶

,开心得大笑。

「爽了没有?爽了没有?从现在起,你是我的了。你是我的女儿,我的小骚

屄妓女,我的操穴玩具,接受它吧,每个女儿生下来就是要给爹操的。」

在愉悦的高潮中,我打了个哆嗦,把浓稠的精浆,毫无保留地深深射入女儿

幼嫩的小肉穴。

在我疲惫却兴奋地抽出鸡巴後,苏姗蜷缩起赤裸的娇躯,不停地哭,直至力

疲晕去。

虽然刚刚失去了童贞,但是躺在那里的少女胴体,看来仍是那麽地纯洁无瑕

,尤其是淌流在雪白大腿上的那抹鲜红,更是强烈刺激我心中的兽性,结果没有

多久,我就把女儿弄醒,再狠狠地奸淫了她一次。

事後,我威胁着女儿,同时也告诉她,不会有人相信她的鬼话,要她死了对

外人求救的心,同时逼她开始服用避孕药。至於带她去拿药的时候,我当然是和

医生解释,女儿交了男朋友,拿避孕药是以防万一。

当我这样和医生说话的时候,苏姗总是低垂着头,半晌不吭一声。我与她的

奸情,没有证人可以做证,而我也一直警告她,如果我出了事,她就会失去一切

,流落街头,即使被安排到哪个家庭收养,那也会被迫与两个妹妹分开,新学校

里的同学则是很快就会知道,她是个被亲生父亲肏过穴的小烂货。

苏姗本就是个外向的刁蛮女儿,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整天找机会往外跑,

但只要一回到家,就变得沈默寡言,唯有在一个时候叫得特别大声。

「不!你这个禽兽…不要!」

在拿完避孕药的当天,我就又把大女儿拖进房,再次享受她青涩的少女胴体

,这一次我让她趴在床边,高高擡起雪嫩小屁股,用狗交式从後干着她刚被开苞

的嫩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