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淫幻天魔皇8作者:元阳九凤
淫幻天魔皇8作者:元阳九凤

淫幻天魔皇8? ?? ?? ?? ?? ? 作者:元阳九凤

在淩辱完银闪女皇霍文希的嫩穴後,妖魅娇艳的乳牛梦魔、人族魔法师李龙宜恭敬有礼地向我问道,「天魔皇陛下,请问我们接下来要去那个国家呢?」

「嗯……先去阿巴尼国找龙族魔法师彭单好了;她双奶子比你还要大呢!你先回锐莱国的皇城,与土润女皇张万玉军队结合,待我回来再进行另一个行动;宜奴你和思奴伴我去冷松城。」我考虑了一会儿说,毕竟虽然不久前才取回了一小部份自己散失去的魔力,但目前以自己拥有不多的魔力来看,想立即重新收复圣兹亚大陆的幻魔界全土,实在是痴人说梦、自不量力啊!

龙族彭单是极少数支持自己的魔法师,我施展了传送魔法,连她们五人一周传送到阿巴尼国的首都冷松城郊外去,准备先找着她才决定下一步。

阿巴尼国是个春笋般耸立的高山王国,拥有一条汹涌奔流的大河,妆点着它的国土,与那迷人的旭日交相辉映,还有各种形形色色的森林区。边境贸易使这座国家变得十分繁荣,还没进城便可以看到马车、牛车争相进入城门,形形色色的商人更是数之不尽。

我正步过一株冷杉树,忽然破空之声传来,心动身转之间,一支冷箭由身边擦身而过钉在粗壮的树身上;一声娇叱由森林内响起:「大胆贱民!你看不到林外警告,本公主在猎熊吗?…找死了……」

一双俏美的女侍,伴住一个约十七岁的贵女出现,明艳爽朗的神情,风风火火地走到我们的身前;她就是青常女皇邝美人的独生女儿江药林,带着贴身女侍卫蓝与卫丝;她在阿巴尼国是个娇蛮的人,持住母亲是女皇,将森林居住的居民赶走,在此打猎游乐,所以方圆二十多?内我碰不见其他人。

看到的们一身不同衣饰,江药林感到非常奇怪,再看到的明显不同的体态,她惊讶的叫道:「嗯!怎麽你不像女子的?……」俏美的卫蓝与卫丝闻声,拔出配剑分左右向我剌过来,保护小公主的安全。

她俩手中剑翻转,剑身化作一道金色光芒延长,这势若风雷的一击,带着将一切都破坏殆尽的强大剑气砍向雄峻如山的我。

我看似随意的一挥手掌,百千道艳红的气劲射出,犀利无比的气劲像是强劲的旋风一般,射向朝自己前进的金色光芒;金光、红气被卷入其中,转眼间化成彩色碎屑,眨眼间,一道如梦似幻的艳红的光影一闪,压制了雪亮晶灿的冰寒金色锋芒,最巨大的气劲划破了她俩手中剑气,令两人无力地退走。

另一道阴险的冷箭又至,幻化成千万剑影,虽然不能伤害到我,却使我怒不可遏;三人竟不问原因,就用凶悍的攻击,想致我於死。

怒气冲天的我伸出左手,一团白光从掌心渐渐溢出,并在空中形成一只放大十倍的巨形手掌,白色巨掌在魔力的控制下缓缓移动,白色巨拳散发着神圣温暖的光能量,带着一股势不可挡的圣光冲击波向千万剑影飞去!只见才一击而已原本布满整个天空的魔幻长剑全被击碎,变成了破烂不堪的铁屑掉落地面。

「雕虫小技!」

身心都接近崩溃的临界点的江药林在听到这句话後,怒吼说:「今天我一定要杀了你!」她向我放出攻击魔法,三十柄长剑在魔法的驱动中漫天飞舞,留下千万剑影,在阳光的照射下,闪出星星般的亮点,彷佛是万千星雨坠落凡尘。

「啍!不再玩了!………」一道红色的光芒从手掌闪现,然後汇聚成具有实质的刀刃,刀上浮现少许火光,然後变成小小的火球飞向三人,瞬间小火球就像掉进汽油?面一样爆出强烈的火光!撞三个小美女弹飞上天空中,才倒在草地上。

「哎呀!你这个邪恶……又无赖的淫魔,你敢这样对待有贵族血统的我,本公主以後一定要报仇!……」江药林虽然倒地仍然强蛮的呻吟说,她被娇纵得狂妄自大,习惯高高在上压迫本国臣民,她毫不感觉将受到忿怒的我所回馈的惩罚。

我命梁洛思撕开她上身战袍,娇嫩的胸脯暴露出来,那柔软的小肉堆正不安地震颤,我残忍的用力咬着娇小的乳头,没有被咬住的乳房剧烈的晃动,在长发覆盖下的脸发出连绵不断的哀鸣,危机在她心中一闪而现。

另一旁的两美侍齐声道:「淫魔,你要对公主干什麽?……」

我转头看到卫蓝与卫丝惊慌的神情,狂妄之怒更进一步,如不是两人推波助澜,这刁蛮阿巴尼国的公主也不会如此草管人命,一见我就狠下毒手;我凶悍地对三个小美女说:「我当然是要报复啦!不单将你们奸淫过够,三洞齐肏捣通透,而且要一生自愿作我的淫奴。…李龙宜去把她俩身体上多余的东西除去,连阴户前的幼毛也清除。………」

「是!主人陛下」妖魅娇艳的乳牛梦魔李龙宜恭顺地回答,玉手轻动了几吓,卫蓝与卫丝身上坚固的战甲如纸造般脆弱,被撕开一条条的挂在她俩玉体上,再取出小银刀三两次来回,她俩胯下的小隙再无物件遮蔽着。

卫蓝与卫丝双腿不安地紧夹,未知的危机将发生在自己身上,她浑身无力无法挣紮,她哀叫求饶也不会有结果,她只有哭泣却无法阻止………

但整个圣兹亚大陆上因生化污染,她们已变成成熟的女子,刚过去的月经使她俩慾念高涨,身上的小肉穴不自禁地发骚,故两人都脸泛绯红的春潮,不时来回厮磨,鼻孔?喷出细微压抑的娇喘!

我命令说:「宜奴你和思奴先淫玩江药林,本皇要狠狠地奸淫这两个小婢,记得刮光她的阴毛待我享用啊!………」

在她俩应命中我脱去战衣,雄伟的肌肉是三个小美女从未见过的,尤其是粗筋盘体、凶悍的巨龙更是比调教室的道具更惊人,粗壮得像婴孩的手臂,它吸纳两个魔法师的[幻法水晶],已由深紫色转为金黄色,粗犷的大龟头昂首弹动,似要择肥而噬,显露它的凶狂。

我先到玉腿大张的卫蓝胯间,探首狂吮她的阴唇,一股炫灼的热流传进她的阴道,虽然她感到整个玉体的秘密已惊慌无助地暴露出来,仍会有点快感舒服感觉,不自觉的玉面霏红;我粗糙的巨舌突入那紧凑的肉隙更刺激得她浪喘嘘嘘。

将她的第一次初泄的淫液吮光,我站起来手捉住她的头,粗犷的大鸡巴插进她的小嘴,直至咽喉深处,呛得她不能呼吸,玉手无助地乱摆………

「噗滋!…啧!…噢……啊…噗…滋……哎……嘓…噗滋!噢…噢…噢……」

柔软的嘴腔包得钢硬的大龟头非常舒服,我把她的樱唇当小肉穴抽插起来,她的口涎被拖带至满乳流下,看到她双眼反白,差不多窒息了,才拔回粗犷的大鸡巴,向她的妹妹走去……

江药林在另一边,当然也看着卫丝的小嘴被我用大肉棒捣透了;她散发出一股迷人的幽香,小嘴更是被大龟头极力撑得张开,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噢…哇…啊……太……太大了!…噢…噢……不行……不要再变大了!…噢…噢……要……要撑坏啦…啊…啊……」

江药林两条大腿内侧的肌肉一阵一阵地抽动,李龙宜每一次的舔舐,都让她神经震颤,面对她的攻势,她一脸羞怯不愿的瞥脸一旁,却没做出更积极的反抗,从那粗重的喘息声中隐约的发出几声拒绝,可是态度却又是那麽暧昧,偶尔还夹杂着那细微但又销魂诱人的呻吟。

「啊…噢…噢…,噢……求求你…来奸淫…我啊!…噢…噢…」她咬着牙,兴奋地呻吟呼叫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怖在江药林心中蔓延开来,她惊慌的扭动腰肢逃着,但梁洛思却紧紧扣住屁股,所以根本逃不掉梁洛思不停用舌头做出激烈的爱抚,蜜穴中渗透出来的蜜汁,让舌头的舔动发出了淫靡声响。

「很爽吧!…高贵的公主,这?已经…这样…湿淋淋了,你…有快感吧!…」

「…嗯…嗯……没…有!…不要啊!…噢…噢……」

隐隐约约察觉到一股快感,江药林用意志力强忍住这不该发出的呻吟,但还是不可以,不能相信自己身体的反应。

「为……什麽呢?…怎麽…会这样?…?……」

那是极度的羞耻,我低下头来开始代梁洛思用着舌头直接碰触她的花瓣,舔吮她的蜜穴起来,就产生出了强大的酥麻快感,向全身蔓延开来,强烈的束缚感,本来应该是非常讨厌的才对,但身体?却游走着甜美的愉悦感觉,这也是她不可否认的事实。到了不自主的快乐呻吟起来:[啊!不!噢…噢……我…我………不要!噢…噢……不要停!!」。

我吮饱了玉隙流出的浪液後,欣赏着自己的杰作,然後用食指和中指,沾起不知何时从江药林阴部流出来的透明液体说:「小公主果然很淫荡,嘴巴上说不是,发浪身体却这麽的诚实,整只手指都是你的淫水了。」她不能相信心中的耻辱感加上被虐待感,让她有了快感。她出声辩驳说:「你胡……唔!」话还没说完,我就把沾满淫水的两根指头,塞进了她的樱桃小嘴?。

两根手指在她嘴?不安分着搅动着,津液和淫水相互混合着,产生一种腥臊但使人心醉的滋味,弥漫在江药林的口腔?。

恶魔的话语在她耳边响起,我嘲讽她说:「自己的味道还不错吧?瞧你吃的津津有味,还不是很淫荡?」

看着泛着光亮的湿润手指,我笑意十足的说道:「已经品尝够了喔?但我先肏透你的两个侍儿;待你哀求才来肏操你……」

她那两姊妹美侍因吸入我天淫之津液,已被挑逗的不懂羞耻了,自己掰开玉腿,将紧闭的小阴隙完全呈献出来;手指挤压刮摩着粉色的嫩肉,被层层保护的阴蒂也露出来……

「啊!不!噢…噢…给我!……主人!我…我那…处…好痒啊!…」

「妹妹…要主人的…大…肉……肉棒…!…我下…面…很…痒啊!……嗯!……好痒啊!主人!……快来…肏我吧!!…」

卫蓝与卫丝两姊妹不知已可移动,各自将白玉团般的小嫩穴举起,欢迎凶悍的巨龙蹂躏;我便踏上一步,那根粗大无比的肉棒直挺挺地贯插入紧窄火热的卫蓝小酥穴中,粗犷异於常人的大鸡巴,立刻没入她浪汁四溅的处女妙穴之中;她小小的嫩肉洞竟然将大得好几倍的巨柱吞了进去。

我初次品尝这紧窄的小酥穴,舒服的感觉不断冲击着沾满淫液的大肉棒,异常凶狠地用力插入卫蓝的蜜汁小穴中;我感觉粗筋凸涨的大肉棒被已经进入一个温暖的玉隙,钢硬的大龟头前端顶着一个柔软的花心,四周的嫩肉一张一缩的挤压着阴茎,那种紧紧的吮吸力的舒畅感,使我更欲压插得再深入一点,鲜血也顺着这小女孩的大腿根部流了出来。………

「啊……好粗……啊…啊…爽……爽死我了……啊……再……再深点……啊啊」卫蓝等到火灼的巨柱全部插入,纤腰用力往前挺,疯狂的扭着细腰,头发飞乱的在空中甩着,曼妙的身躯狂野的在地上扭动着,受天淫之津液所挑动,她完全不像刚被开苞一样。

粗糙如钢的大肉棒将她的美丽胴体贯穿,我根巨棒猛烈的进行抽插的动作,每一次的抽插都狠狠的,像是要将她的身体给捣烂一般的深深的插入!激烈的快感让卫蓝觉得身体已经快要不是自己了似的。

「嗯…啊…啊!主人的…大…肉……肉棒…在体内撞击着……怎麽会……这麽……这种感觉!不行…这样……在?面捣弄…好像……被撕裂的啊……感觉……太强了…啊!啊…啊…肉棒…激烈的…摩擦会…美死人啊!……」

凶悍的巨龙每一次戳刺,都彷佛是要从卫蓝的肚子破体而出!她的精神可说是十分的亢奋,更激昂的高潮将她的意志给彻底的粉碎,化为无尽的欢愉。

「怎样,爽吧?你这淫荡的骚货,干死你…干死你这母狗…」我粗言秽语的拼命地奸淫着她,随着越来越激烈的喘气声,凶猛的大肉棒疯狂进出小嫩穴,令她感觉自己淫贱的小肉窟被塞满撑裂了!卫蓝偶而发出痛苦的呻吟,不时痛哭,不时又叫着乐啍出来…………

终於粗犷的阴茎感到卫蓝阴道里全面抽搐,然後她的处子真阴像失控地灌注进我的大龟头,她就全身虚脱地松散下来………。

她的妹子卫丝再没法忍耐了,像极度饥渴的人看见食物,将我掀倒在地上,而她紧紧缠上来双手则按在我雄伟的胸膛上,皱起眉头纤腰向下一沈,我粗糙如钢的大肉棒霎时没入醉人的小蜜穴里;大量温热的淫水,如洪流般从她阴腔秘道?涌出来,包围着、滋润着我。

卫丝开始像骑马般前後厮磨,那是她从未试过的感受,她双眼紧闭、红唇微张的享受火灼的巨柱,感到粗犷的大鸡巴刮擦时,传出舒畅莫明的震荡,将破贞之痛苦掩盖了。

鲜血浅渗中,她套插的速度续渐加快,最後起劲地上下跃动着臀部,让下面的坚挺大阳具频密而大幅的在阴道内吞吐顶插,她的爱液从玉隙缝之内飞溅而出。

「噢…噢…嗯……主人好棒…啊!噢…顶到子宫?了…嗯…!太……太…舒服了!噢…噢…噢……啊…爽…爽…死我了…噢…噢……噢」

这种姿势更能够充分体会到巨柱的粗壮,卫丝无限满足的呼出热气,她微微弯曲小腿,半蹲在我身上,上下不断地大力套着;她一手抚摸自己的玉乳和乳尖,一手捏弄下身阴唇前的小豆芽,神智不清的如母狗般发出低吟,粉脸上一副陶醉无比的模样。

「啊!……受不…了!…噢…噢……主人!…我……要……丢了!…啊!啊……噢…噢…啊…噢…要……丢给…主人了!…噢……噢…噢…噢…噢」

在插了好几千下後,卫丝阴道的肉壁严重痉挛,在如泣如诉的呻吟中泄出汹涌的淫液,她双眼微张,嘴角发出带着颤音的低吟,腰肢不断作出淫荡的扭动,爱液没一刻停过的在蜜穴?潺潺流出;最後从大龟头顶吮中她射出了滚烫阴精,高潮迅速占领她的神经所有空间,迫不及待地对强奸着她的狂人,哭泣着将自己的处子真阴献出来。

轮到为娇蛮的江药林开苞了,她看到我凶猛的巨龙将卫蓝与卫丝小肉隙挤撑至浑圆,淫精夹杂着血水,是从两个乐昏了的胯下渗漏出来,「小玉穴吞噬这粗犷的大鸡巴,真的这麽快乐吗?」这时她诧异地想。

我抱着江药林坐在地上,她小巧的胸部并不大,但却非常丰挺,饱胀的乳肉骄傲的挺起,花生米大小的乳尖调皮地翘起,用一只手指插入紧窄的小玉穴内挖弄抽动,虽然有淫水的润滑,抽动依然有困难,果然是十多岁的小嫩穴,手指急切的放在小阴唇之间摩擦着,转瞬间,?面已经变的湿润起来,触到了那个小小的阴蒂,让它变的坚硬而兴奋,江药林随时等待更加强烈的爱抚。

「啊!…噢…噢…感觉…好奇怪啊!…噢…噢…」

我剧烈的摩擦着敏感的阴道内壁,一股股粘稠的爱液不断的从下体流出,粉红色阴蒂早就硬硬的挣脱包皮的束缚,像一颗昂贵的珍珠般裸露在外面,令她酥痒得毫不羞耻地将玉腿尽量大张,方便我淫玩妹最珍贵的秘处。………

江药林的肉穴?很浅,我抱住她,凶悍的巨龙一下子就顶穿了那层保卫贞操的薄膜,钢硬的大龟头顶端撑开了还未发育的阴道口,狂猛地进入了尚未开发的小嫩穴,那紧凑湿热的蜜道紧紧的包覆着粗犷的阴茎,令它不能寸进,鲜血由肉隙边渗出;那股湿热紧凑的感觉,就彷佛渗透进了我的整根肉棒?,酥麻的快感,不断的从阴肌包含住的神经?传送至心窝。

刺痛使江药林的羞耻心惊醒,不停地扭着腰抽动,宛如性感舞娘般的舞姿,反让钢硬的大龟头在子宫里顶弄得更深入,她的水蛇般摆动腰,掩盖不了那个粉红色的裂缝,被刺穿的痛楚;她只能哀号中,将自己最敏感的部分任由我粗暴的蹂躏。

「啊…好痛啊!……大肉棒…顶到…子宫?了!…插穿…了!…停…停…求你停下来…痛死…了!…呜…呜…呜…好深啊!啊!顶到底了!啊!…怎麽…啊!」

我可不理江药林的感受,强烈的快感令我继续大力抽插,而且张口咬住她跳动的小美乳!我每一次都是以她全身的重量压下来,粗糙如钢的大肉棒每一下都顶到花心处;每次顶到花心,她都会重重的哀哼一声,却像鼓励我再用力点抽动幼嫩的子宫。

「喔……嗯…噢…噢……噢…噢…喔…噢…噢…啊……」

强力肏捣百多吓後,江药林的双腿居然下意识地缠上我的腰间,让她像个荡妇一般迎接奸夫的大肉棒进入,她的神情也渐渐迷醉在慾望之火当中,由被动变为主动,不堪盈握的细腰开始轻轻扭动着,却更加快速的扭腰,小穴的蠕动也更剧烈,不断挤压我粗筋盘体的巨龙,让大肉棒更能深入体内阴隙之中。

小嘴微张着,吐出一阵又一阵幼嫩的淫叫声,玉臀向上的晃动,又向下抖动着,大阴唇处冒出一道道白色的细沫,细嫩的花唇一开一合的,透明的爱液不断从肏操的空隙中溅出。

我紧握着江药林柔软的玉臀,死命地蹂躏这小蛮公主的子宫,她将腰肢的摆动力量升至极限,星眸半闭着,身体在剧震、小嘴在呻吟、一双美乳和蜜洞都在我的魔爪和巨棒的支配之下,她的蜜洞之中带血的蜜液再次狂涌,再次陷入迷乱和高潮!

江药林的肉唇被粗筋盘体的巨棒一次又一次完全撑开,淫水一点又一点地流到抖动着的金黄巨肉袋上,阴唇边还牵带一丝丝唾液,而我还不放过她,专在她身上的敏感带上或温柔、或粗暴的挑逗,娇美的胴体上全沾满我的吻痕、抓痕、还有带血的咬痕唾液。

江药林的脸上红润如火。小脸泛起火红颜色,娇呼声连连不断,小玉穴虽然泄出了一道道透明的阴精,细腰却仍努力不懈的摆动着,套弄着火热的粗糙肉棒,双腿将这个狂魔紧紧缠着,让他凶残的巨棒一次次地贯穿了自己的子宫深处,一股股强烈的火烫的快感烧得她全身泛红,她拚命地甩着头,黑色的秀发飞舞着;嫩肉蜜洞在我的重击下微微外翻,溅出白浊的蜜汁,双乳似不能承受捏揸而剧烈地晃动着,当滚烫的阴精液狂涌出她的子宫,她连尖叫的气力都失去了,眼睛失神地往上翻,泛着火红的娇躯像弦线般被绷至最紧、最紧…。

吸纳了处子真阴之後,我将这小女孩娇小的臀部高高擡起,硕大粗糙的肉棒再次重重的插进了的细小的菊穴之中,紧挤的嫩肉内腔一阵阵的抽搐着、挤压着粗糙如钢的巨龙;那舒服得我两手紧抓着江药林的腰胯处,恨不得将其插穿似的,开始一连串的猛抽急送,只听一阵「噗滋……」加上「啪……啪」的急响。

「好痛啊!……喔……喔…啊!…怎麽…这样子啊!…喔…求你停下来…痛死…了!…呜…呜……」急痛惊醒了这小公主,她哀痛的呻吟声一阵阵的响起,痛楚的泪水点点的滑下在小脸上,看着身下江药林痛苦扭曲的脸容,我只觉全身兴奋得像烧了起来,腰间的动作更是粗暴、凶残,嫩粉红的肉瓣被拉扯得翻了出来。

粗犷的大肉棒不断撞击紧凑的菊穴,顿时插得她浑身急抖,口中淫声不断,阴道嫩肉一阵阵强力收缩,紧紧箍住穴中肉棒,我反觉火灼的阴茎前端被一块柔软如绵的嫩肉紧紧包围吸吮,一股说不出的快意美感袭上心头的,忍不住将江药林两颗小乳头咬得鲜血淋漓,细嫩的肌肤上在我的狂野的蹂躏下,也刺激得现出斑斑红印。

「…呜…喔……喔…啊!…痛…啊!求你…不要…这样子…啊!呜……呜…呜…喔…痛死…了!…呜…停…下来吧!…呜…呜……呜」

我用力挺动腰部,让凶猛的肉棒时深时浅出没於她那迷人的小菊穴,当大龟头退到菊穴洞口时,就更凶狠地直捣进那紧窄屁眼儿里,百多次无情狂肏之後,江药林长喊一声便昏死过去,屁眼儿再无力紧箍住火灼的巨柱了。

我感到抽插江药林松散小菊穴不再刺激,就抽粗犷的大鸡巴出来,旁边还有刚享受过开苞欢乐的卫蓝与卫丝两姊妹,她俩正沈醉在快感的余韵之中,我示意妖魅娇艳的乳牛梦魔李龙宜及幼小清秀的玉乳花精梁洛思,将她俩迷人的屁股撅起,露出未被开采的小菊穴,挺起凶悍的大肉棒,如狼似虎地直肏进去。

「啊!…痛…啊!呜……呜…呜……呜…干什麽!…呜…喔…痛死…了!呜……呜」

先受攻击的卫丝惨绝人寰地哀叫中,噗滋一声便被整条粗犷的大鸡巴挤撑进内,我毫不怜香惜玉,继续强捣急插;她想转身逃避,却被梁洛思紧紧地压住,没法离开我的狼肏。

「…呜…喔……喔…求你…不要…肏我…啊!…痛死…了!呜…呜停…下来吧呜……呜…呜……呜…」

待她捱了多次无情狂肏之後,我侧身转肏李龙宜按住的卫蓝屁眼儿,她被妹妹的惨叫惊醒,看到粗糙如钢的巨棒狂捣那紧窄的小菊穴,骇得全身震抖;现在我改向自己攻击,真是魂飞魄散。

哀号中,我火灼的巨柱直插到底,那屁眼儿颤栗中的收缩,令我舒服得如醉如狂,开始疯狂起抽插,享受两女紧凑的小菊穴颤磨;更偶尔会抽粗糙如钢的大肉棒出来,在两个屁眼肉缝间滑动,甚或用钢硬的大龟头直顶嫩菊穴的深处,享受她俩因痛苦而肌理自动的吸吮。

终於卫蓝与卫丝两姊妹被狼肏屁眼儿半小时後,再也受不了那撕裂的痛楚,相继地面色惨白的昏死过去;我用粗犷的大鸡巴向三个小美女,每人灌注一口淫幻天精进她俩小嘴里,待她们渐变为我淫乱的吸精堕落天使,便领着两个忠心的性奴李龙宜及梁洛思,离开这三个玉穴被肏操得一片胡乱的小美女了。